讓專題詢問“開局之彩”進一步發揚光大

2010年是專題詢問的開局之年,此后這一監督形式很快在全國得以普及,收到很好的效果,但也在不少地方存在著“流于形式”的問題。回顧2010年第十一屆全國人大常委會開展的三次精彩的專題詢問,其做法仍是值得地方各級人大常委會借鑒的。讓專題詢問的“開局之彩”發揚光大,不失為促進專題詢問更上一層樓的有效之舉。

一是吃透規定把握創新。確保專題詢問效果,需要弄清法律規定,明確這一形式的本身就是一種創新。1982年公布的全國人大組織法、1986年修改的地方組織法,都將詢問作為一種監督方式作出了明確規定,2000年、2006年又分別通過立法法、監督法對詢問程序等作出具體規定。規定人大代表、人大常委會委員審議議案和有關報告時,對不清楚、不理解、不滿意的方面提出問題,有關機關必須作出說明。由于程序簡單、方法簡便,在以往人大及其常委會會議上均有過運用。稱專題詢問是“新舉措”,新就新在“專題”上,是有計劃、有準備、有重點、有組織地圍繞特定議題的詢問,與以往隨機對某些具體問題提問了解、釋疑解惑的詢問層面有很大不同。更重要的是專題詢問并非標新立異的作秀,而是從我國實際國情出發,以法律為依據、以和諧為理念選擇的詢問方式,不僅針對性、互動性、可操作性和實效性較強,而且易于各方接受、吸納,是在法定范疇內創新脫穎的一種好形式。需要認真學習、精心謀劃、力求實效,而不是“比葫蘆畫瓢”的簡易模仿。

二是立足監督注重支持。全國人大常委會2010年的三次專題詢問有個顯著特點:既始終不失監督之職,又著力將支持寓于監督之中。分別在十一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五、十六、十八次會議上進行的三次專題詢問,自始至終沒有任何一位詢問者讓應詢方面子過不去、感到難下臺,而是將解決問題、惠及民眾作為出發點和歸宿點,以監督的姿態、詢問的方式,督促應詢方發現問題,支持應詢方改進工作。這也是中國特色的人大監督與西方議會政治的本質區別。這年624日應詢的財政部多位負責人、827日應詢的國家糧食局等9部門負責人、1224日應詢的衛生部等5部委負責人,應詢后人人感到有壓力,壓力來自詢問的監督,而且壓力轉變成了動力;應詢后人人又都對解決問題充滿信心,信心來自詢問的支持,而且信心轉變成了落實。由此可見,不失監督之職,不息支持之力,應作為專題詢問的重要原則,而不應把應詢方被弄得“很狼狽”作為專題詢問的亮點。

三是精心準備充分溝通。因為專題詢問不是隨機提問,精心準備才能“詢”得準確、“問”到關鍵;充分溝通才能“應”透難點、“答”好熱點。全國人大常委會這年的專題詢問,第一次以6個分組詢問中央決算,第二次以兩個聯組詢問糧食安全,第三次以一個大聯組詢問醫衛改革,即人們簡稱的:問錢、問糧、問醫,都是與國計民生密切相關的熱點、難點問題,充分體現了對詢問選題和方式的精心準備。經過協調溝通,應詢方同樣精心準備,提前送審相關報告,詢問人員閱后深入調研,準備詢問的問題及相關資料,再與應詢方溝通,應詢方認真準備應答內容。有效地避免了無備詢問問不到要害之處、無備應答答不出所問要點現象的發生,也為提問不越位、回答不推諉提供了可靠保障。如此運作,尤其值得當下把專題詢問弄成用官話、套話“對臺詞”的地方,認真地借鑒整改。

四是公開透明擴大實效。監督公開是監督法的明確規定,是提高監督實效的重要手段,也是人大接受外部監督的應有姿態。全國人大常委會這年第一次專題詢問,中央主要媒體都派員到場并作了報道,第二次除常規報道外,還做了電視訪談和網絡專題,第三次不僅全國人大各專門委員會組成人員,各省、自治區、直轄市人大常委會負責人和部分全國人大代表列席了會議,而且全程進行了實時直播。如此透明,問的是不是套語,答的是不是空話,億萬受眾立馬就會評價,當事公仆豈敢兒戲!譬如當時的任茂東委員說的:老百姓整夜不眠排隊求不到一張專家門診號;程津培委員說的:一位朋友的孫子持續高燒,一天門診就花了一萬多元。老百姓至今還記憶猶新。現在許多地方總覺得“關門詢問”,才有利于避免干擾、聚精會神解決問題。其實,公開透明不僅讓民眾真切地了解到自己的代言人是怎樣替自己說話的,而且讓問題的整改、整改期間的跟蹤監督,乃至專題詢問長效機制的推進,都更加給力。因此可以說,讓專題詢問的“開局之彩”發揚光大,公開是個法寶。(安徽省碭山縣人大常委會 王鴻任